您現在的位置:十堰市第一中學 >> 文章中心>> 學生園地>> 優秀作文>> 正文內容

仰 望

作者:2011级7班 陈赐悦 文章來源: 發布時間:2015年09月14日 點擊數: 次 字體:

 

 

前幾日,在書店看見一只小貓,蓦地想起表姐家的小眯。

小眯是我和表姐一起給它起的名字,它剛到表姐家時,格外小巧,玲珑柔軟的身子剛好被兩只手包住,兩泓清澈的的眼眸總讓人忍不住地憐愛。此後,每每去表姐家,我必要牢牢地把它“鎖”在身邊,不准片刻離開。久了,它似乎有些懼怕,我朝它伸手,它卻縮著身子向後,只好將它強行抱在懷裏。

現在想起來,那時確實有些殘忍,若我初見它時,妄心不起,它也不會見我便躲,說不定還會主動地與我親昵。

席慕容曾寫:我求佛讓我們結一段塵緣/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樹/長在你必經的路上/陽光下/慎重地開滿了花。最美好的喜歡應當就是如此,偷偷地觀望,靜靜地歡喜,守望成一棵樹的姿態,期待著塵緣的降臨,而這種守望與占有無關。但大多數人的守望都夾雜著占有的心思,一旦越界,執著便成了執念,苦求一生,難以割舍,最終也是傷人七分,自傷三分。

人生修短隨化,終期于盡,渡哪條河不是到達彼岸呢?也許,這不是原本想要渡的船,也非原本想要看的風景,可這條路也有這條路的風景,爲何定要執著于原來的路?三毛說,人的生命不在于長短,在于是否痛快活過。而一顆自由的心靈,從來是不帶枷鎖的。有了執念,便有了枷鎖,沒了自由,又談何潇灑痛快?我也並非反對執著,相反,執著總讓人高山仰止。但過分的執著卻總讓人歎息,慧極必傷,情深不壽,正是這個道理。梁山伯與祝英台癡戀一生,甘赴黃泉,留給後世的不過袖中一卷書香;魚幼薇是盛唐的一朵奇葩,卿本佳人,奈何從賊?霍小玉也是用了自己的執念,生了貪,生了嗔,生了癡,臨別仍決絕到底,“我死之後,必爲厲鬼,使君妻妾,終日不安”;練霓裳一夜白頭遠走天涯,與卓一航死生不複相見……執念,于對方是愧疚,是束縛,于自己是尖刀,是淩遲。爲何要待心字成灰,才懷念起百靈鳥的歡欣自在?退一步,放下執念,也放過了自己。

緣起緣滅,不必苛求,緣份到了,只需如張愛玲一般輕歎“原來你也在這裏”,剩下的便交與天命。至于執念,也許放下會有如摘心般的痛苦,可正如張曉風所說,“天地是寬厚仁慈的,失去一枝主幹,自有四五枝旁幹來補充”。不必如飛蛾般撲向熾熱,仰望著它,心也是暖的。

 

點評:愛,不一定要得到。這應該是作者要表達的意思,愛一朵花,不是要把它掐下來帶回家,而是遠遠的看著它綻放美麗;愛一個人,也可以像金嶽霖愛林徽因那樣遠遠地看著她幸福自己的幸福……當然,能做到這一步,需要有較高的道德修養,要有人間大愛。雖然可能很多人做不到,但可以心向往之。作者由一次偶見小貓,引發對喜歡之物傷害經曆的回憶,並進而聯想到名人們關于崇高之愛的論述,可以稱得上思接千載,視通萬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闵长春  评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发表于<十堰周刊>  2015年9月11日)

上一篇:命運的眷顧[ 09-11 ]
下一篇:心 动[ 01-14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