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十堰市第一中學 >> 文章中心>> 教師時空>> 他山之石>> 正文內容

美國高中生讀什麽

作者:李頌 文章來源:中國教育報2014年03月27日 發布時間:2014年03月27日 點擊數: 次 字體:

    全世界的青少年在不喜欢读古典名著这一点上大致相同,美国高中生更愿意花时间看体育比赛或和朋友出去玩。所以美国学校的书单也在与时俱进,加进了很多当代炙手可热的作家,如托尼·莫里森、鲁道夫·阿纳亚、汤亭亭等人的作品。正如一位高中老师所说:我们并非从书单中淘汰古典作品,只是新添了一些当代书而已。

    ■特約撰稿 李頌 發自美國印第安納州

    寫下這個題目之後,我發現自己陷入了僵局,因爲美國的學校並不存在一份具有權威性的書單可以拿來分析。如果對比中國與美國的課外閱讀書目,勢必要通過各類書籍所占的比例入手,分析美國課外書的構成和側重,但是從美國開放的、動態的書單中,這種數據並不容易找到。

    美國作爲聯邦國家,白宮與各州政府不是嚴格意義上的中央和地方,而是在各自規定的權限內都享有最高權力,相互不得幹涉。關于學校教育,比如教科書、教學大綱都是各州、各學區自行決定。學生課外的閱讀書目自然更沒有全國統一的標准,也沒有國務院下屬的教育部頒布的必讀書目,有的只是各個學校自己的要求。超出學校範圍以外的書目都是推薦、參考性質,各個學校每個年級有每個年級的書單,而且內容經常變動。

    筆者查閱了若幹州的高中生閱讀書目,結果自然是五花八門,但分析起來還是發現了一些共性與共識。

    首先,美國高中生的閱讀書目包含古典文學、英美文學和外國文學,它們能反映社會多元化價值觀,和高中生的生活相關,讓他們感同身受,並給他們提供指導和支持。這些課外書介紹了高中生眼皮底下的生活以外的內容,同齡人的生存困境,蘊含著人類永恒的追問:是非、愛、友誼、政府、宗教、存在的意義,等等,它們都能引發熱烈的課堂討論和激發學生旺盛的求知欲。

    其次,語文學習不僅僅學習語言,了解文學,還包括了政治、曆史、哲學、美學等文化功能的教育,所以跨學科、跨領域的書目也存在。比如對少數族裔生活的理解,有助于學生真正了解美國社會文化的特點。所以,除了英國和西歐這些與美國同文同源的文學,還包括印度、非洲、俄羅斯等的文學作品,讓學生能對其他國家的生活管中窺豹。

    在不同州的七八份書單中,絕大多數都會包括如下這些經典書:《殺死一只知更鳥》、《麥克白》、《羅密歐與朱麗葉》、《哈姆雷特》、《偉大的蓋茨比》、《蠅王》、《麥田守望者》、《人鼠之間》、《紅字》、《哈克貝利費恩曆險記》。從這些來自于不同州和不同學校的書單重複上榜率很高、常年不衰的書目可以看出,古典浪漫、人生意義、種族觀念、公平正義、人性矛盾,以及融合了曆史政治變遷、人類美學思想的文學作品占據了美國高中生書單的一大部分。

    全世界的青少年在不喜歡讀古典名著這一點上大致相同,美國高中生更願意花時間看體育比賽或和朋友出去玩。他們開玩笑地說:“古典文學嘛,不就是一些死了的白人男性寫的書嗎?”所以,美國學校的書單也在與時俱進,加進了很多當代炙手可熱的作家,如托尼·莫裏森、魯道夫·阿納亞、湯亭亭等人的作品。正如一位高中老師所說:“我們並非從書單中淘汰古典作品,只是新添了一些當代書而已。很多古典文學的確很有感染力也很深刻,但當代新書也很不錯。”下面是美國高中課外書目中一些新添的當代書:《霍比特人》、《蘇西的世界》、《指環王》、《追風筝的人》、《天使與魔鬼》、《少年派奇幻漂流記》、《饑餓遊戲》、《哈利·波特》、《芒果街上的小屋》。

    這些當代書沒有生僻的詞語,讀之前不需要查閱時代背景,學生就能迅速與自身生活結合,比古典文學要親切易懂得多。它們往往用第一人稱自述,對現實生活的描寫很寫實,主人公自己就是和讀者同齡的人,這都是和古典名著不同的地方。另外,由于當代文學涉及社會多元文化、多種族生活的主題,老師往往一下子解釋不清的,學生卻可以理解得很好。

    至于當老師們煞費苦心地將這些古代的、現代的作品編織到閱讀作業中,學生們的反應如何呢?筆者認識的一個非裔美國學生,他對哈姆雷特簡直著了迷,因爲從中可以聯系到他自己的家庭生活:母親改嫁,他與繼父的緊張關系等。相反的,另一本現代的描述走進大自然生活的《荒野生存》,他卻讀不進去,因爲那是關于一個中産家庭的大學辍學生,只身進入阿拉斯加荒野並爲此命赴黃泉的故事,這和他的生活相距太遠了,他很難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對于老師布置的必讀書,美國學生有時候抱著反抗的態度,他們會很酷地跟老師說:“《憤怒的葡萄》枯燥、幹巴巴得簡直就是葡萄幹,您就給我不及格吧。”但同樣一個學生,卻酷愛斯坦貝克的《人鼠之間》。

    閱讀書目變動常會引起對于經典古籍所占比重的爭論,美國坊間有積極鼓吹其重要性的團體認爲,這些書是西方文明的結晶,將有助于民主制度下公民意識的形成。爲此,甚至在學校舉行辯論,正方的觀點是,不讀哈姆雷特,就很難成爲一個人格完整、心智成熟的文明人。對此,美國學校老師的態度還是開明的,“沒有哪本書能讓你的精神完成質的飛躍,這不是哪一本書的功勞。”可是,有些文學人物如果終其一生都不曾與之相遇是個遺憾。有些講述人類生存環境的書振聾發聩,能激發出巨大的人生動力。

    所以,老師在教授古典文學時采取舊瓶裝新酒的辦法,比如在讀莎士比亞的《凱撒大帝》時,老師會將它與美國入侵伊拉克聯系起來,並試圖引發權力、政治、領袖的討論,借著書中篡位奪權的情節探討武裝奪取一國首腦執政權的影響。至于學生的反響則不是老師能控制的,好在美國老師對此也想得開,他們認爲,如果學生真的不感興趣,那也是沒辦法,正所謂“師傅領進門,修行在個人”。

    據美國公立圖書館統計,現在青少年的閱讀興趣是漫畫,用戲說的手法翻新的古代作品情節。古典浪漫和傳記依然流行,新添的家族成員則是吸血鬼,因爲學生們認爲吸血鬼“有一點點帥,有一點點危險”。美國老師一般對此倒很放心,他們認爲讀書不必拘泥題材,而在于書所傳遞的意義。這種讓學生感興趣的書,往往能引起熱烈的課堂討論,使閱讀效果大大增強。

    美國的高中生閱讀書目難以一言以蔽之。在電視、短信、iPad和電腦遊戲盛行的今天,在公立圖書館借閱量最大的仍然是針對這個年齡段讀者的書籍,加上紙質書以外的電子書、有聲書等形式,青少年的閱讀量或許並沒有江河日下。